1. QQ
  2. 新浪微博
  3. 微信
  4. QQ空间
  5. 朋友圈
关闭

植物的芬芳(续二)

2018-10-07 09:20:43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范春蓉
龙葵在乡间的田头还藏着许多名字动听的野草,例如龙葵,你若见到它那平凡到随时淹没在草丛中的身姿,绝对想不到它会有如此美丽的名字。但是,龙葵也是消失得最快的野草,在乡间几乎很难觅见它的踪影了。在我小时候,房前屋后全是这种野草,每年开出洁白的花后便结出大片的果实,龙葵的果实不大,颜色是黑紫色,黑得发亮。在碧绿的草丛里突然出现这些黑紫色,确实有些可怕,仿佛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你看,莫名的诡异。不知道是谁给它取了“烂手莓”的名字,顾名思义这种植不能随便碰。在知道它名字的很多年,我连碰都不敢碰它一下,生怕真的会被它伤到,而它总是伫立在我家的那片空地上,年复一年的成长、死去,它的果子常常落了一地,而我却无视地走过。后来家里的房子重建,周围的空地都变成了水泥地,龙葵快速的消失了。不知为什么,就连田间也很少看到龙葵。但是,有一年去地里劳作,有一对骑车的父子突然停下了车,孩子的父亲就在我家田头的草丛里找个不停,我好奇地走了过去,一片杂草有什么可翻的?当孩子的父亲将手中黑紫色果子向我展示后,他立马将一粒果子放入了嘴中,我当场大叫,他则轻描淡写地说味道不如家乡的好。“这个可以吃?”我讶异地问他。“当然,在我老家就是美味的小吃。”他还顺手给了他孩子一粒,那孩子吃后微微地皱了下眉头。他也慷慨地请我吃,我向他直摇手,我问他味道怎样,他说有点涩,说完他又采了一些装进口袋,然后带着他的孩子走了。看着这对远走的父子,目光再回到龙葵身上时,它那仅有的几粒果子在微风中轻轻地摇曳。时光仿佛回到了儿时,在我家的空地上,我目睹它努力地生长——不管世人用怎样的目光看待它,而它却宠辱不惊,默默地开着花,默默地结着果,默默地在时光里活出了自己的风采。马齿苋在阴云又密布的早上,我又看到邻居的马齿苋,就在我家花园的旁边,它种在一只绿白相间的花盆里,长得亭亭玉立,跟它上头有些枯萎的冬美人形成鲜明的对比。是啊,草的生命力永远是坚韧而旺盛的,这是不可否认的。我的邻居将它从田间带回来种下的初衷是准备将它养大些可以煮着吃,据说吃了马齿苋各种好。但随着它一天天努力地生长,我的邻居似乎一天比一天忙碌,她都忘了后屋这盆草了,以至于它的花开了一茬又一茬,枝叶茂盛到覆盖了整个花盆。终于有一天,我的邻居想起了它,惊讶地说,长得太好了,她舍不得吃。近年来在乡间寻找野草的人并不少,马齿苋的好也是众人有目共睹的。但是,当人们发现一株野草的闪光点后,它们消失的速度也在成倍地增加,就像儿时仰望过的星空,那么得璀璨,而今看到的却是寥寥无几,这是何等伤感。马齿苋在减少,并不是消失。不久前我妈在田间劳作无意中就发现了马齿苋,当时她就像发现新大陆般激动,在一片被外地人承包的农田里,马齿苋就隐藏在种植的蔬菜中,密密匝匝。妈采了好大一把回家,我们用马齿苋炒面,那个酸爽的味道至今难忘。第二天,我跟着妈到那片地里,不想大半的马齿苋被拔掉了,妈看着荒芜的土地,连说可惜了。好在农田的角落里还有一大片马齿苋,它们长势好过了种着的猩红的鱼腥草,那么茂密,那么嫩绿,如同刚破土的新生命,那么得全力以赴。站在广袤的大地上,闻着植物散发出来的芬芳,感受每一棵植物都是带着使命而来,而你与它的相遇、相知就是一段奇妙的旅行。桑树邻居的桑树用近十年的时间长成了参天大树,将他低矮的房子严严实实地裹住。在我看来这是一种美,还能有比被植物包围更美的事吗?而邻居却不时地将枝条砍掉,以便他的房子离桑树远些,不想这一举措让桑树向更高远的天空发展。邻居已老去了,他已没有多少精力来打理这棵高大无比的桑树,若在以前,暮春时分,谁敢摘他一片桑叶,他准将对方骂个狗血淋头。当然,大多数人还是有点怕他的,趁他不在偷偷地摘几片叶子就跑开了;而有些不知情的人则肆无忌惮,完全将他家的桑树当成自己家的,连枝条都扯去好几条,弄得现场一片狼藉。我也摘过他家的桑叶,当然不是为了养蚕,而是听说桑叶可以做药。在冬天的夜晚,我也不知道他在不在家,也许外出了,反正他屋子一片漆黑。于是,我快速地跑到桑树底下,摘的时候我犹豫了一下,虽说就算我不去摘,大风也会将一树的桑叶吹走。我还记得那夜的风确实很大,那些枝条似乎故意不让我抓住,好不容易拉住一根,叶子细小得很,更要命的是,一有人从路边经过便会胆战心惊。虽然摘几片叶子不是什么大事,但毕竟没有征得桑树主人的同意,但是,我若是问他索要,他肯定一片也不会给,他宁可让他的桑叶满天飞。又到了桑葚挂满枝头的时候,他却在一场大病中倒下了,他再也不像从前一样,经常注视他的桑树,就算有人来摘他的桑叶,他也没有力气吼叫了。桑葚落了一地,他却无视地踩了过去。
责任编辑:陈飞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