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QQ
  2. 新浪微博
  3. 微信
  4. QQ空间
  5. 朋友圈
关闭

钓鱼记

2018-10-07 09:20:08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曹伶文
在我人生中,第一条上钩的鱼,简直就是送死,是自个儿送上门来做我的晚餐。那时,我将上小学,是个大热天,一家人吃过午饭。父亲午睡。我偷偷爬上猪圈的石栏,取下父亲搁在猪圈上的钓竿,避开围着灶台忙碌的母亲,捏了一个瓦罐,抓起一把糠皮,转身就到了屋后的水埠头。那个水埠头的水面一片空荡,没浮萍没水莲没菱角没水藻。岸上,左边是一小块空敞;右边是一片竹林。竹林里有一棵桃树斜到水面,桃子先前也挂过三两个,这时候早光光了。桃树挤在密不透风的竹林里,竹林的阴影落在湖面上。我在鱼钩上挂了一粒饭,本想学着父亲,鱼线一抛,先测水深,然后,撒一把弄湿的糠皮打窝。没料到鱼钩一入水,还没沉底,整串褐白相间的鸭毛浮子就随着鱼线横扫而去……我可没钓鱼的实际经验,虽然时常跟着父亲,看着,听着。那一下子,我被眼前的突兀弄懵了,几乎来不及思索,下意识立马提起鱼竿往左上方甩,鱼竿竟然在手中震颤,沉沉有力,有活物在水下蹦扎,很不情愿上来……父亲这根鱼竿竿头断过两节,有些粗,鱼线紧拉鱼竿时失去了轻柔和软的弹性,而是蹦跶蹦跶的僵硬,这可随时会有拉裂鱼嘴的危险。我才没想这些,就在电光火石之间,一条活蹦乱跳的大鲫鱼甩上了岸。那团白亮亮的在地面上打闪,尾巴甩得浑圆,扑腾得多么欢快!这个痛苦的舞蹈,可是我人生第一次看到最美的舞蹈。空气里有了鱼腥味,我深深地嗅着,新鲜,好闻。我兴奋得想大喊,想告诉整个大院,但没喊出来。我内心得意洋洋,又努力控制住激动,几乎不动声色地把鱼送进了家门。可那个下午,再没有第二条鱼上钩。晚饭时,我独霸着母亲清蒸的这条大人手掌大的鲫鱼,享受着酱油黄酒小葱拌出的鱼香味,那是属于我人生的第一条鱼,我吃出了恒久的美味,仿佛一个初出茅庐的画家享受第一幅画得到众人夸赞时的快意与自豪。后来,母亲说我在饭桌上,两片薄嘴唇如风中的棕榈叶一样弹动,仿佛有说不完的经验,整个人恨不得大将军般挥手顿足。我说这鱼肯定是饿极了,才这样不按常规出牌;说这鱼肯定以为天上掉馅饼了,才这样“抢七”一般(人去世后,要做七个“七”,每当供品祭拜完毕,早守在一边的别人家的孩子马上抢走这些供品吃掉);又说这鱼是欺负我第一次钓鱼,以为抢到饭粒就能溜掉;还一再地说这鱼是送上门来找死的,给我当晚餐。我对以后钓鱼充满了无限的想像与设计,那情景仿佛鱼就是我手中的弹珠儿,随时随意可以摆玩。我趁着得意劲儿,说父亲的鱼竿粗长笨重,摆弄起来不方便,竿头又粗,便央求父亲给我做一根属于我的鱼竿。
责任编辑:陈飞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