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QQ
  2. 新浪微博
  3. 微信
  4. QQ空间
  5. 朋友圈
关闭

陈婷:城市里的乡村创客

2018-09-07 09:15:18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彭 洁
在椒江横河陈村,“乡识一场”组织了一次立夏活动。在黄岩龙灵尖茶场,陈婷学习如何采茶。在温岭坞根镇洋呈村,陈婷和同事讨论如何给裸露的墙面做改造。 本文配图由采访对象提供2016年以前,陈婷挺“不安分”的。
大学毕业后,她做过编辑、规划、记者、职业公益人……但无论从事什么工作,陈婷总觉得有一根细长的线拉扯着自己,这根几不可见的细线绵长而有力,牵扯着她的心。后来她才知道,一根细线,这头是她,那头是乡村。“我的每一段经历,似乎都指引着我以不同的角度去走进乡村、关注乡村。”乡识一场2016年,陈婷辞去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创办了虫二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2017年年初,她开始通过微信公众号“乡识一场”,推介发布以台州本土为主的乡村、乡宿、乡旅、乡物、乡俗。取名“乡识一场”,有“在这里,认识更美的乡村”之意。陈婷开始没有意识到,这个押着谐音的公众号名字会让不少人产生误会,“很多人以为我们是相亲平台”。后来,她觉得,这样理解也没错,只不过“乡识一场”介绍的“姑娘”是那些或景色宜人或底蕴悠长的美丽乡村,她们娇羞如无人采摘的鲜花,等着更多人走近、发现、感受。陈婷想做这个“采花人”。一年多以后,她和团队通过“乡识一场”,对接合作了一百多家乡村、民宿、农场农庄,承担了丽水遂昌东源村乡村改造,古堰画乡堰头民俗文化园、龙泉老西街忠孝文化园、千丝岩石文化公园托管项目,乐玛爱情艺术小镇、庐山太乙村等项目策划以及黄岩澄江街道改造计划,温岭坞根坑潘村、西山下村、洋呈村、下呈村等地精品村以及村庄景区化项目……“我们要做的,就是在了解村庄后,挖掘出特色文化并对其进行修复,嵌入配套产业,让它在我们手中焕发新的活力,自我造血,自发地吸引更多人来。”陈婷把这样的过程称作“活化乡村”。温岭市坞根镇坑潘村,就是一个被“活化了”的乡村——今年“五一”的三天假期里,这里共吸引了15万名游客。坑潘,位于大莱山麓,这个依山傍水但交通闭塞的村庄约有六百人口。2017年11月,与温岭规划设计研究院合作,陈婷和团队参与到了对坑潘村的改造工作中。当地乡镇干部提出了明确的改造要求,把坑潘打造成一个独具自身魅力的村庄。当然,这种魅力,要具有能让游客前来游玩的吸引力。在乡镇干部的设想中,坑潘要走出以种植、养殖为主导产业的路子,未来支撑村庄发展的必须是旅游产业。这是陈婷颇为熟悉的“村庄景区化”项目,但她不敢掉以轻心,毕竟,每个村庄都有属于自己的独特记忆和性格,要做“因村而异”的改变,并不容易。首先要做的,就是走近它、认识它、了解它。坑潘村的村民渐渐发现,不管是在下地还是回家的路上,总能看到一个瘦瘦小小的姑娘在村子里来来回回转悠,她戴着副眼镜,拿着纸笔,仔细地看,又低下头认真地写。那段时间,陈婷观察地形,找寻特色建筑,挖掘文化元素,了解村民的想法……把坑潘里外研究了个遍。然后,她梳理信息,提取要点,绘制成图。很快,她有了想法。“坑潘居民在南宋时由永嘉岭头的潘从制迁居到此,因潘氏世居,所以这是一个宗族文化很深厚的村子,在这里能看到很久以前氏族社会的影子。”更大的惊喜是,陈婷发现坑潘还保留着传统的婚俗方式。“我们就想以婚俗文化为主题来设计这个村庄,做成文化体验一条街的形式,带动相关产业进入。”古老的坑潘村新生了,如今游客更喜欢叫它“喜事坑潘”。寻耕公社当“乡识一场”开始绽放巨大活力的时候,在陈婷打造的“乡村花园”中,又有新的事物萌芽了。“乡村的发展和活化,应该根植于当地的文化。我就想,能不能以我们自己的微薄力量,来为这些传统乡俗做点什么?能不能用我们年轻人的方式,来引导更多的人关注乡风乡俗,参与到乡村的复兴中去?”陈婷身边的小伙伴们给出了肯定的答案,“能”。黄岩西部山村的村官、黄岩环保志愿者协会的负责人王金熙,从事视频拍摄的明日团队负责人黄川,从事教育传播工作、春天里助学团副团长季匡斌等,与陈婷一拍即合,成立了“寻耕公社”——寻耕,就是寻找农耕文化,寻找一个乡村的文化基底和根源。宁溪,黄岩西部的一个乡镇。在当地,流传着“中华元宵皆三五,宁溪灯会独二二”的谚语,意思是说,别的地方是正月十五闹元宵,但在宁溪却是在二月二,“据说这样可以错时,让更多的人来看宁溪的灯会”。宁溪灯会集汉族民间歌舞、音乐、戏曲、杂耍、游艺等活动于一身,是一次汉族民俗艺术的大荟萃,宁溪人对灯会的重视程度不亚于一日三餐。在长久的时光里,灯会也渐渐成了当地旅游发展的一张金名片。花灯璀璨耀眼,每年都吸引着无数游客慕名而来。但“寻耕公社”却把目光放在了花灯背后辛勤手作的扎灯人身上,陈婷和团队对接了当地政府,在网上发起了“扎灯人”体验官的招募。“招募发出后,报名的人很多,但因为拍摄的需求和非节假日的体验时间,我们只选取了两位,让他们跟着扎灯人去学习怎么制作一盏花灯,以普通青年的视角来亲身感受当地的这种传统习俗,去了解宁溪二月二灯会背后的故事。”陈婷觉得,体验,无疑是最好的感知方式。事实上,“宁溪灯会扎灯人”已经是“寻耕公社”第七次做这样的传统习俗体验活动了。在此之前,他们还组织进行了头陀谷雨采茶、金清端午节、金大田村芒种、葭沚送大暑船、沙滩村立春祈福、沙埠镇“焐二”习俗等宣传体验行动。陈婷说,寻耕的脚步不会停下。离不开的乡村创办公司、开通“乡识一场”、成立“寻耕公社”,对陈婷来说,是一次“蓄谋已久”的创业。2009年,从浙江科技学院城市规划专业毕业后,她另辟蹊径,到中国移动手机阅读基地编审部当了一名编辑。“高中读理科,大学读工科,一毕业却去干了文科生的工作,家里人都想不明白。”但陈婷很明白自己在干什么。大学时她喜欢看网络小说,觉得里面的世界无穷无尽、缤纷多彩,所以自己应该走进这个“世界”,好好感受一番。感受完了,她就跳槽了。2011年,陈婷在浙江大学城市规划院负责项目策划,那一年,正是“美丽乡村”建设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时候,她在规划院参与了两百多个新农村的改造规划。但乡村却依旧陌生,她还是分不清小麦和水稻,会在得知晒在路边像野菜一样的东西居然是油菜花时发出惊呼。陈婷急切地想要走近乡村,于是,在规划院任职的同时,她又去浙报老年报《养生人居》杂志兼职当了个责编,就是这份工作,让她对乡村休闲产业有了深入的认识,“能承担养生、适宜人居的地方,往往都在乡村”。2013年,她又换了工作,成了求是《小康》杂志社浙江新闻中心的一位采编人员。这个阶段,她几乎跑遍了省内大大小小的休闲乡旅目的地……乡村,成了一个触手可及的存在。“我带着不同的目的走近乡村,却发现它们在我眼中呈现出了不同的形象,美丽却落后的、富裕却带着点急功近利的、带着差异性开发却千篇一律的……”她觉得,那个能触动自己心底最柔软部分的乡村,似乎还在很遥远的地方。直到她因项目开发前期调研的需要,在浙西南一个很偏僻的小山村里过了一次年。这是一个只有百来口人的小村子。过年,全村的人都聚在一块儿,大家一起杀猪、宰羊、捣麻糍、贴春联,夜幕降临时,又在村主任家围成一圈吃饭喝酒,村民们推杯换盏、高谈阔论,好不热闹。在圆圈的正中间支着一口大铁锅,锅里炖着村民自家种的红薯,“咕嘟咕嘟”地冒着热气,突然一人高喊“熟了熟了”,小孩子们“轰”地一下全围上去抢着吃……陈婷觉得自己的心都被暖化了,“这是一种我从来没有在城里感受过的年味”。“我想,这些村民与城市人最大的差别,就是他们有自己感知冷暖的方式,能够谈论与自己的生活休憩相关的大事:选举、土地、经济模式以及人际间的温暖交往。我不知道这个小乡村的未来会如何发展,但如果它的发展可以不冲淡这种情感的维系,可以坚守朴实的生活哲学,这才是我们谈乡村发展、美丽乡村建设时,内心最初的想象。”生于城里、长于城里,从来没有下过地、种过田的陈婷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来引导更多的人回归乡野,拉近城市和乡村的距离。“让我们的孩子也可以分得清稗子和秧苗,可以感受青蛙、蜻蜓、泥鳅、小鸟、水牛这些生活的美意,让那些被我们上一代渐渐丢失的,在这一代以及下一代中找回来。”这便是她创业的初衷和情怀。陈婷更喜欢称自己为“乡村创客”。她想以青年人的身份,掀起一场“造乡运动”,让更多人关注乡村建设、参与乡村营造、策划乡村旅游、投身乡村公益。就像她透过“乡识一场”表达的——“在这里,认识更美的乡村。”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